美朝峰会:评估中国的焦虑

朝鲜于周一对北京进行的的神秘访问引发了诸多猜想: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同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四月的峰会及同美国总统特郎普五月的峰会之前,中国和朝鲜在共同计划些什么?关于本次会议的消息很少。这次访问的最突出的特征或许在于中朝双方利益的吻合,即中国希望在朝核问题上保留发言权,朝鲜想要操纵中美之间的矛盾并从中获利。这个月早些时候宣布的特郎普和金正恩峰会,是朝鲜神秘访问中国的直接原因。它反映了中国巧妙地应对中国可能被排除在美朝交易之外的情况,而这次的交易不仅会影响朝鲜半岛的未来,还会影响整个东北亚地区的未来。

(Photo: Reuters/Carlos Barria)

当3月8日关于特郎普总统同意了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会面的新闻传出后,整个世界都很惊讶。在中国,这一消息引发了两种不同的反应。在中国外交政策发烧友中,表现出了一种明显的焦虑,因为他们担心中国政府已经被贬为一个感兴趣的旁观者的角色,并且中国的战略利益将在美朝双边谈判中受到损害。中国政府官方的反应则似乎要积极得多。3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和特郎普总统的电话交谈中,表达了希望“美朝尽早开始接触和对话,并争取取得积极成果”的愿望。中国外交部也发表了一份积极的声明。

中国官方支持的通过美朝双边谈判来解决核危机的方式,似乎违背了北京主张通过多边谈判方式解决朝鲜半岛冲突, 并由中国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一贯利益。不过,表象可能带有欺骗性。中国政府视缓解紧张局势为中国的重要利益。更重要的是,北京对美朝在即将到来的高层峰会中能够迅速地达成解决方案一事持怀疑态度。基于上述因素,中国有自信相信她不太可能在这一谈判过程中被完全排除在外。而朝鲜领导者最近的来访证实了这一点。

争和被排除在外的两种虑之间犹豫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在朝鲜核危机的底线在两种焦虑之间摆动。一边是对战争的焦虑:中国强烈反对在朝鲜半岛上的武装冲突。习总书记已画了一条清晰的“无战争、不混乱”的红线。面对特郎普政府声势浩大的备战准备及其不停的、充满挑衅的言论,威胁对朝进行预防性打击以使其“流鼻血”,使中国的焦虑在2017年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在几个特定时刻,尤其是朝鲜宣布其在8月朝关岛(Guam)附近发射导弹的详细计划,以及10月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测试成功时,中国的政策层担心美国和朝鲜之间的军事冲突将一触即发。中国对战争的焦虑如此严重,以至于她开始了在边界实施地方应急计划,甚至开始和美国讨论各种应急情况,而这样的对话在过去北京是一直拒绝进行的。

另一边是中国对排除在外的焦虑——一种深深的担忧,担心朝鲜和美国可能展开秘密对话而不通报中国,然后以损害中国的利益为代价达成协议。最重要的是,北京担心朝鲜为了获取美国的安全保障而做出妥协,或为了达成协议而对以被吸收的方式实现半岛统一问题上做出让步,致使在中国边界上出现一个美国军事同盟国的统一的朝鲜。中国和朝鲜关系的恶化仍会使人想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时,北京以牺牲莫斯科的利益为前提来联合华盛顿的事情。

北京在这两种焦虑中犹豫不决。当局势变得紧张、冲突的风险增加时,中国对战争的焦虑变成了关键的决定性因素,缓解局势和推动华盛顿同平壤之间的直接接触成为她最优先考虑的选项。当美朝之间对话的可能性上升时,特别是在通过秘密渠道、不通知中国的情况下,北京对被排除在外的焦虑增加,同时她对战争的担忧将暂时减弱。

中国谈上盘算

从中国的角度来说,美朝直接会谈快速、便利,而且可免除中国继续在朝核问题上受到来自华盛顿的压力。如果北京拒绝按美国的意愿行事,美朝直接会谈也会保护中国不受到次级制裁的威胁。为了将其责任最小化,中国一直热衷于将美国对朝鲜的国土安全威胁指定为朝鲜采取核冒险政策的根本原因。这样一来,符合逻辑的的结论是,只有美国和朝鲜之间的直接对话才能消除平壤的不安全感。

如很多中国学者主张的,上述这种逻辑带来的问题是,它将中国界定为朝鲜核问题中一个间接的、次要的角色。通过否定中国在朝鲜核问题产生中的任何直接责任,在道德上和实际上免除了中国在解决该问题上的责任。它带来的副作用是,中国也因此失去了在解决朝核问题中的核心领导者地位。这会对中国的安全环境和国家利益带来严重的影响。对一些政策制定者来说,自我否定核心作用的做法,对北京来说无异于主动将对形势的控制权交给了华盛顿和平壤,而两者的政策偏好和最终决定很可能违背中国的利益。自2007年的最后一轮六方会谈以来,反对这种观点的论点是,中国既无法控制朝鲜,也无法控制美国,因此,在一个僵局或是交火的情况下,坐到驾驶员的位置上,不仅代价高昂,而且也很不明智。

对于中国官方支持的双边对话, 北京希望它将开启一个较长的关于核和政治的谈判,并且其中有足够的机会让中国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并发挥影响。就经济上的考虑来说,若达成美朝协议,中国知道美国不会是援助激励的唯一提供者,而且这些援助激励在美朝达成任何交易过程中必不可少。中国也认为,任何取代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的新协议的达成,都必须经由所有的原协定签署国同意和接受,在这方面,中国也占据特殊的地位。

中国自信的因素

对美朝峰会结果的消极预估也缓解了中国担心被排除在外的焦虑。过去美国和朝鲜展开过相似的谈判,朝鲜对无核化的承诺和它此前的立场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即,在平壤放弃核武器之前美国得履行她的承诺。朝鲜的拥核立场在2012年已被写进了朝鲜宪法;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Gadhafi) 残忍的死亡的先例也没有给金正恩(Kim Jong Un)足够的理由相信他可以安全下台。而在美国一边,特郎普政府将承受巨大的政治压力,争取在朝鲜半岛实现全面的、可核实的和不可逆转的无核化(CVID)。如果无法实现这一点,达成任何协议都将被认为是危险的和政治代价高昂的。换句话说,如果朝鲜对无核化的承诺是虚假的,而美国对无核化的底线却是认真的,那么双方的冲突将无法调和,并且要达成交易在实质上终将是一个幻想。

对美朝峰会结果持消极看法的第二点原因在于朝鲜政权的本性。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朝鲜优先考虑的是政权的安全和金家的统治地位。特郎普总统已经显示出了对朝鲜政府侵犯人权及(手段)残暴问题上的浓厚的兴趣。他不仅在2018年1月的国情咨文中向一名脱北者致敬,而且还邀请了一群脱北者到白宫以提升对朝鲜人权问题的关注。进入朝鲜的外国信息和影响被认为能够快速腐蚀朝鲜独裁者的统治根基,并为政权的灭亡铺平道路。如果特郎普政权将朝鲜的人权问题列为一个谈判议题提出,中国将很难相信金正恩会让步并让这些可能威胁其政权稳定的情况发生。

最后,中国的自信来自于她对地缘政治的洞察。在中国看来,朝鲜半岛将始终与中国交界,该地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否定中国的经济、军事实力和政治影响。即便是在美朝和解的情况下,朝鲜(和韩国)都将受制于中国的影响。

在中国所采取的立场

尽管中国的大众和政策发烧友们表示了对中国至今被排除在峰会之外的广泛焦虑,北京看起来相对从容,虽然她确实将峰会的举行和东北亚地区局势的缓和归功于己。北京欢迎并支持召开峰会的决定有几个原因。例如,召开峰会的决定几乎立刻缓解了中国对一场潜在战争的焦虑,并且减少了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给中国施加的压力。目前看来,美国对中国的次级制裁威胁也将不再是个问题。

不过,对于被排挤或被边缘化的焦虑在中国政策层中仍然盛行。从峰会到解决朝鲜核问题的过程,在中国看来是一个漫长和困难的旅程,这一认知帮助缓解了上述的焦虑。北京的估计是,美朝峰会本身并不会改变根本问题或改变该地区各国利益冲突的事实。简而言之,峰会本身不会是变革性的。因此,中国会寻求所有可能的机会对峰会的结果施加影响,并会在会谈中出现的任何谈判环节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在这个意义上,朝鲜领导人周一对中国的访问似乎是北京让自己回到谈判桌所采取的最明显的举措。

Translated by Iris Ma.

Stay informed about our latest
news, publications, & up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