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的历史解读导致错误的政策

“朝鲜刚刚说它正处在核武器发展的最后阶段,如果成功,它的核武器可以打到美国的国土,” 当选总统唐纳德·特郎普 (Donald Trump) 在金正恩(Kim Jong Un)去年的新年演说一天后在推特上写到:“那不会发生。”

(Photo: KCNA)

现在朝鲜领导人使特郎普的承诺可能实现。就在朝鲜展示可信的热核武器和可装载再入飞行器的洲际弹道导弹之前,金正恩停止了核武器试验。如果特郎普总统准备认真地和朝鲜谈判,并遵守承诺,他很可能实现他的愿望—— 反之,如果他听从建议在峰会上对抗金正恩,并发出解除武装之类的最后通牒,则不可能实现。错误的认为以制裁和战争相威胁会赋予特郎普谈判的筹码,约翰·伯尔顿(John Bolton) 可能会建议对抗。但是,凭借重启核试验,金正恩掌握更多的筹码。

如果特郎普承诺消除敌意并朝此方向努力的话,金正恩可能也会愿意撤除核武器,甚至采取措施裁军。就像过去三十年他的祖父和父亲所希望的一样,金正恩的目标是消除美国的敌意。

冷战期间,金日成利用中国和苏联之间的矛盾,从中给自己争得斡旋的自由。1988年,金日成预料到苏联的解体,为了避免对中国的过度依赖,他主动改善和美国、韩国及日本的关系。从那时至今,这一直都是金家的目标。

从平壤的角度来看,那个目标是1994年《朝美核框架协议》的基础。该协议使华盛顿致力于“朝着全面正常化同朝鲜的政治和经济关系的方向努力”,或者用简单的英语来说,就是消除敌意。那也是2005年九月六方会谈声明的精髓,该声明促使华盛顿和平壤“尊重彼此的主权,和平共处,在他们各自的双边政策范围内逐步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以及“协商一个维护朝鲜半岛永久和平的机制”。

对华盛顿来说,所有这些协议的目的都是为了中止平壤的核武器和导弹计划。近十年间,《朝美核框架协议》使朝鲜关闭了可裂变物质的生产装置,停止了发射中程和远程导弹的试验,并在2007年至2009年间再次做到这一点。可是,当华盛顿基本没有履行其承诺的改善两国关系后,平壤拒绝继续践行无核化的承诺,两次协议均以失败告终。

所谓的专家们无视这一历史并将为此而自负后果。以下是一个典型的右翼观点:

1994年克林顿政府在《朝美核框架协议》下给朝鲜提供了大规模援助,包括重燃油在内。作为交换,朝鲜承诺停止正在进行的核扩散活动。

可预见的是,朝鲜领导人撒了谎。朝鲜却急切的利用该援助来加速发展它的核武器计划。

2003年布什政府安排参加了“六方会谈”——中国、日本、朝鲜、俄罗斯、韩国和美国——以制止朝鲜的核扩散。美国及其盟国再次提供了援助,并承诺不会攻击金正日政权。作为交换,平壤书面同意拆除“所有的核武器和现有的核项目”。

又一次,朝鲜智胜了西方的天真。它将美国的让步解读为可以利用的弱点,而不是需要互换的宽宏大量。2006年,朝鲜引爆了一个核装置。

那是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维克托·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于3月22日发表在《国家评论》(The National Review) 上的文章 。

那促使汉森给特郎普提出这样的建议: “强化实施对朝鲜的禁运。不要给它任何援助——无视任何恳求和威胁。给中国施加更多压力。不要和平壤进行易货贸易,直到可以证明朝鲜已经完全没有核武器”。

糟糕的历史解读助长错误的政策。

对历史的错误解读并不限于右翼。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斯科特·斯耐德 (Scott Snyder) 为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写到:众所周知,朝鲜“迷惑并挫败了美国谈判者,不择手段地坚持发展核武器,虽然朝鲜自身处于相对弱势,并且美国也反复努力使朝鲜停止和逆转其对核武器的发展”。

他批评布什政府忽视了核浓缩项目:

在十年前的六方会谈中,朝鲜巧妙地促使美国做出选择:为了解决由钚途径制造炸弹的急迫问题,美国不得不将朝鲜的铀浓缩努力包含到谈判议程中。 同时,朝鲜将谈判和核查的对象限定在5兆瓦反应堆所在的宁边,从而限制了对核计划全方位的核查。朝核六方会谈的美方首席谈判代表克里斯托弗·希尔(Christopher Hill),为了快速开始朝鲜的无核化进程,在谈判议程中接受了这一限制条件。但是,在对朝鲜所有的核项目展开更大范围的核查开始之前,无核化进程已经崩溃。

这是历史谬论。2007年10月3日签署的第二阶段协议要求朝鲜“全面和准确地公布它所有的核项目”。核实工作则留作第三阶段的任务。然而,当朝鲜公布的信息中所列的钚的生产总量仅达到美国的最低估算时,这一信息的准确性遭到质疑。谈判者克里斯托弗·希尔(Christopher Hill)得到朝鲜的口头同意,可以在宁边(Yongbyon)的三个地点——核反应堆, 核燃料回收厂,和燃料制备厂——进行“提取样本和进行其他的司法验证措施”,这些资料可能足够确定朝鲜究竟生产了多少钚。根据国务院2008年10月11日的一份声明,朝鲜尚未进行铀浓缩,但克里斯托弗·希尔也已经得到授权“在双方同意的基础上,进入尚未公布的(核反应堆)地点”。韩国和日本坚持将这一协定写下来。当朝鲜以这一问题应当在第三阶段的协议中正式解决为由拒绝提供书面材料时,韩国毁约并停止提供所承诺的能源援助。

斯耐德(Snyder)无视韩国的这一做法,下结论说,“‘以行动换行动’的模式——以无核化换取外交关系正常化和经济发展——构成十年前朝核六方会谈交易的基础。从这方面看,朝鲜偏离这一模式的决定是对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核问题的前景的沉重一击”。

对斯耐德(Snyder)来说,问题在于总统的注意力被分散了,而不是美国用自身的履行承诺来检验朝鲜是否同样守信问题上的失败:

克林顿政府没有对朝鲜施压以促使他们履行协议承诺。克林顿政府对协议履行情况关注不够的后果之一,是它给朝鲜提供了可乘之机,最终通过另一种秘密途径实现铀浓缩并成功获取制造炸弹的原料。

这样的看法轻易地忽略了一个事实:2002年十月朝鲜在谈判中将其核浓缩项目作为了可协商的问题,但是布什政府,却在例如伯尔顿(Bolton)等强硬派的引导下,选择了废弃1994年的《朝美核框架协议》。

斯耐德(Snyder)的底线是,朝鲜而非美国,拒绝了以行动换行动:“朝鲜利用着美国在过去做出的让步继续走老路,却没有对等的做出相应让步” 。

这个月金正恩(Kim Jong Un)对韩国特使所说的却并非如此。他们发表的声明中说,“朝鲜展示了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决心。朝鲜明确表示,只要消除了对朝军事威胁,朝鲜体制安全得到了保障,朝鲜没有理由拥有核武器”。他们同意讨论“无核化议题”,并据韩方事后透露,这可能包含拆除生产核武器的设备。

与其将对历史的严重误读作为指导本次峰会的依据,特郎普总统将在处理朝核问题上比往届政府做的更好,前提是他现在着手测试金正恩是否言行一致。

Translated by Iris Ma.

Stay informed about our latest
news, publications, & uploads: